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泰國生拌螃蟹

絕對純正的泰國味,但一定要小心一點
  
  涼拌菜式一向是北方人偏愛些,廣東人就比較少吃了。可是這次去泰國真讓我這個一向吃慣涼拌菜的北方人,不但跌了眼鏡差點把眼珠都掉出來。

  進餐廳以前導遊就已介紹了,這個餐廳有個特色菜——涼拌木瓜絲,是絕對純正的泰國味,想要品嘗異國風味的遊客不要錯過機會,但他又告誡說我們這個廣東團可要斟酌一下再試,因為這個菜式用一些稀奇古怪的原料,讓大家小心一點。

  我是北方人,一向吃慣涼拌菜,所以心裏躍躍欲試。走進餐廳,迎面就見一個古色古香、用草木裝飾的櫃檯,一高一矮兩位泰國廚師站在臺後,臺面上放著一個空的大搗缸,旁邊是數不清的大小碗碟,裏面裝著五顏六色叫不出名的原料,光是從面前一走就已看得人眼暈了。   

  這餐是自助餐,我先按捺著吃了幾樣別的東西墊一下肚,然後來到那個櫃檯前,兩個廚師大眼瞪住我並不開口,原來他們不會說中文,而我也不會說泰國話,正不知怎辦,矮個的那一位忽然憋出一句中文:“要....怎....麼....做?”然後用手指指那些原料,我明白了是讓我挑選用哪些調料之類。可我怎麼知道那都是些什麼,想來他也不可能一一講出這些調料的中文名字。於是就亂猜,這個可能是醋,來一點,那個可能是辣椒,來一點。先是我指哪個,他就挖一些放入大搗缸中,然後就向旁邊他的夥伴說上一句點一下頭,好像是說這個中國小姑娘行啊!後來就是他指著一些沒見過的調料問我要不要。我想既然他推薦一定是好的,也不管是什麼,就連連點頭,於是他臉上的笑容是越來越濃,好象我喜歡他們國家的調味品就是他的光榮似的。

  最後他神秘兮兮地揭開一個用紗蓋住的小碗,一指,臉上的表情就好象盼著我一定要試試,我向碗中一望,天那!竟是幾只水靈靈的螃蟹,青青的殼兒,越發顯得活生生的。我想不是要讓我生吃了這些螃蟹吧,可是看他臉上那一副巴望的樣兒,好象如果不放上這一味,那我就算白吃了,於是不由自主地點一下頭,他立刻一聲歡呼,旁邊那位廚師也連連點頭,看來平時很少有遊客要這一味。只見他從碗中抓起一只小螃蟹,想想又換了個大的,往搗缸中一丟,然後抓起一大把青青的生木瓜絲也放進去,快手快腳地又搗又拌。我一直以為木瓜是紅紅軟軟甜甜的,好象一味水果,原來也可以這麼個吃法。

  搗了一會他從缸中挖出一小勺讓我嘗,滿臉都是期盼又擔心的表情,可能常有遊客在這時候又皺眉又搖頭,大贊好吃的沒幾個!我大起膽子來嘗了一下,鹹酸辣鮮,味足勁猛,木瓜絲爽脆清涼,夾著一絲海產的鮮甜微腥,果然是未曾嘗過的異國滋味。他們一見我笑了,立時高興得好象拾到寶似的,直到我端著菜回到座位,還見到他們眉開眼笑,大聲地議論著。

  細看盤中,整只的螃蟹已不見蹤影,但有一些鉗子和腿還是整的,一桌吃飯的導遊介紹說這種蟹是專門挑選入這個菜的,個頭很小,是用鹽淹漬過的,是這個泰國菜最大的特色,我真是要對了!我弄了一個鉗子咬開嘗了一下,鮮甜的,比熟的好吃得多。我又挑起一叉木瓜準備大飽口福,長長的木瓜絲一甩,一滴味汁飛入眼中,立時辣得淚水直噴,我前面說眼珠子差點掉出來,不單指我對菜式的吃驚,還是真的差點掉出來!團友們都說:“你的眼睛在那看了半天,早饞得不行了,你卻只給嘴吃,太不公平,所以眼睛搶先試一下,俗話說‘眼饞’,那是有道理的!”

  我說:“有了這一下了,以後再看見什麼好吃的,眼睛都不敢搶了,免得沒了眼珠戴上眼鏡也不是四眼兒!
返回列表